比2012年减少了742.45亿元

2020-06-03 03:19

从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(cpi)涨幅来看,加薪的紧迫性并没有那么大。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,2014年cpi上涨2%,创下2009年以来最低。受国际市场石油等大宗商品大幅度降价导致的输入性通缩因素影响,预计2015年的cpi涨幅将会更低,如果不受公务员等几大群体加薪效应的影响,企业员工具有短期不加薪或少加薪的承受能力。在这种情况下,公务员加薪的窗口期一定要慎重选择,要考虑为企业甚至是中国经济休养生息的时间。

首先,公务员加薪不利于简政放权改革大目标的实现,先减员后加薪的次序才更利于改革推进。简政放权的改革是增加中国经济活力的一局大棋。大企业、小政府目标的实现必然要求缩减政府人员规模。按常理,借养老保险“并轨”的契机,在公务员群体收益减少的情况下,进行减员改革是相对容易的。而先加薪后减员的改革无疑是本末倒置。

由于难以承受工资成本连年上涨的压力,非但欧美和日韩企业回流本国的趋势加剧,更多的中国企业也在寻找成本低的国家和地区,向国外转移产能。事实上,无论是企业的外迁或倒闭,还是企业提供的薪资水平不能达到员工的预期,都会导致更多的失业发生。企业不加薪招不来员工是等死,企业超支付能力提高工资招聘工人是找死。由此,处于“三期叠加”的中国经济也将陷于更艰难的局面。

在全国养老保险“并轨”、公务员群体将个人负担8%养老保险金的大前提下,为已经10年没有加薪的公务员加薪,这完全在情理之中。但由于加薪时机不利,将造成非常大的负面效应:

其次,2014年财政收入增幅下滑,公务员群体加薪将增加财政困难。累计到2014年前10个月,中央财政收入实现5.6万亿元,同比增长6.6%,尚未达到年初7%的目标。2014年财政增速有可能创23年来的最低水平,并且财政增速减缓已经成为“新常态”,在公务员群体规模没有降低的情况下,同时考虑养老保险“并轨”所增加的财政支出,保守估算政府为每个公务员增加的支出至少在25000元,乘以4000万公务员的总量,财政支出将增加1万亿元,财政收支矛盾将更加突出。

同时,公务员加薪会形成强大的示范效应,增加全社会的加薪预期。历次公务员加薪都曾导致“轮番加薪”,在宏观经济从高速增长调整为中高速增长的大背景下,许多企业没有能力为员工加薪,企业中的劳资矛盾将加剧。

2015年伊始,波及面巨大的新一轮加薪潮正在拉开序幕:先是人社部宣布,从1月1日起,企业退休人员基本养老金再提高10%,预计将有近8000万退休人员受益;接着是由于补偿因养老保险“并轨”导致的收入减少,全国4000万机关事业单位人员薪酬将进行普涨;而后,全国铁路系统205万员工工资普调300—500元。直接涉及1.2亿人口的涨薪潮必然形成巨大的示范效应,导致企业加薪压力加大,并可能致使中国陷入大范围的困境。

如果前述加薪导致企业员工普遍的加薪预期,要么会导致大量的失业,要么就会把一些企业逼上绝路。从企业角度讲,如果为员工增加10%的工资,加上各种保险,企业的用人成本就将增长15%。对于大多数企业这是一个难以承受的负担。数据表明,近两年企业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一直呈下降趋势。2013年,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主营业务利润率为6.04%。2014年1—11月份,这一指标下滑至5.69%。中小企业则更加困难,已经出现了以钢贸圈为代表的全行业性亏损或倒闭。更危险的信号是,一些万人大厂也在关张或破产。

企业退休人员养老金的增加同样会造成一些问题:其中最大的问题是导致养老保险基金面临入不敷出的困境。到目前,企业退休人员的养老金已经“11连涨”,由中国社科院世界社保研究中心发布《中国养老金发展报告2014》称,2013年城镇职工养老保险基金运行压力越来越大,当期结余比上一年减少了229.27多亿元,备付月数也比上一年减少了0.10个月。如果只考虑征缴收入,不含财政补助,2013年全国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当期结余只有163.17亿元,比2012年减少了742.45亿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