但村镇银行还停留在初创阶段

2020-05-23 04:46

控制村镇银行的存贷风险,在吸储难题没解决之前,村镇银行只有减少贷款一条路可走:控制贷款。

“应该允许村镇银行直接加入大小额支付系统和征信系统,给予更多支农再贷款支持,给予长期的财政定向费用补贴政策。”常建平说,这样以来,村镇银行可以开展代销基金、代缴水电费、代理保险等中间业务,从而增加储蓄、提高知名度。(本报记者 胡勇 实习生 黄欢)

村镇银行的惨淡经营让肖振东非常失望。经过审慎思考,他打算卖出自己的股份。但遗憾的是,一直找不到买家。相反,却发现有很多像他这样的卖家。

近日,肖振东(化名)给在上海做投资的朋友发了条短信,想转让自己在一家村镇银行的股份。

“存款增长微弱,意味着盘子做不大,我们的生存空间就会越来越不好。”一位村镇银行行长说,要把盘子做大,就只有把存款做大,但是目前做大存款的难度很大。

“存款是立行之本。如果存款都吸收不了,贷款也就无从谈起。”为了吸储,很多村镇银行都选择采取上浮10%存款利率的手段来吸引储户。

由于农业先天弱势、农民缺少抵押物等原因,农民获得金融支持较难。今年中央一号文件再次聚焦“三农”,鼓励资本下乡。

近几年,快速发展起来的村镇银行,发展状况如何,又面临怎样的问题?记者就此展开了调查。

另一位村镇银行行长说,一些老牌的涉农银行在农村市场早已根深蒂固。因此,村镇银行服务的对象,其非完全是“金融盲区”,靠提高贷款利率来维持高利润不现实。

“村镇银行面临的问题之一,就是支付手段欠缺。村镇银行想加入银联公司发行银行卡,必须在营业一周年后申请。而监管部门要对此进行管控,会考量银行的盈利情况、管理能力等,比较难办。”九龙坡一家村镇银行负责人说。

表面上,村镇银行发展如火如荼,但个中冷暖却只有业内才清楚。“村镇银行还没完全度过生存艰难期。”一位村镇银行行长对记者说,一些村镇银行盈利,依靠的是压缩员工工资、福利以及政府减免税负。

据他介绍,目前一些村镇银行的存贷比处在100%左右。也就是说,除了银行同业存款,村镇银行是吸储了多少,就贷出去了多少。但五年后,存贷比必须调整为75%,这意味着村镇银行必备25%的“准备金”。

上述银行负责人说,按照银监会的规定,一个区域只能有一家村镇银行,而很多村镇银行又只有一个网点,网点少,让客户感觉非常不便。

“如果届时吸储能力得不到提升,村镇面临的流动性风险将大增,进而影响到其盈利。”这位行长说。

“一个村镇银行要真正实现盈利,贷款规模要达到2亿元左右。”这位行长说,这个过程起码要一年左右,“这是村镇银行面临的第一个坎”。

海通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苏纪成说,“村镇银行最大的风险就是流动性。”

肖振东认为,大银行主导是一把双刃剑。有利的是,体制管理规范;不利的是,经营模式过于死板,运营缺乏效率。

此外,在公众中认可度低,也造成了村镇银行的吸储难。“很多人以为村镇银行是私人银行,招聘工作人员都困难。”上述银行负责人说。

目前我市有村镇银行26家,已覆盖全市70%以上的涉农区县,覆盖率居西部前列。截至2012年8月,我市村镇银行贷款余额58.89亿元,其中超过2/3的资金投向了“三农”和小微企业。

两年前,肖振东入股我市场一家村镇银行,到目前,还没有分过红利。对于一个颇为成功的民企老板来说,“这次投资不算太成功”。

中国乡村建设规划设计院研究员常建平认为,政府需要为村镇银行创造更为宽松的发展环境。

多年前,肖振东做钢材生意积累了原始资本。2011年,有朋友找他入股村镇银行,肖振东想都没怎么想,就投下了400万元,当上了一个“小股东”。“像我们这样的人,进入金融行业的机会并不多。”肖振东如是解释当初的“冲动”。

经营到第五年,又将面临另一个坎。按照银监会的规定,村镇银行成立5年后,将进行存贷比考核。

据记者了解,村镇银行在吸储方面一直表现欠佳。商业银行的业务如今已五花八门,但村镇银行还停留在初创阶段,只有简单的存贷业务,没有银行卡,只有一个存折。